213
2274505
主要的 »» 兩岸投保協議保障台商權益與安全



內容目錄



一、兩岸投保協議秉持尊嚴、對等、互惠原則

鑒於兩岸投保協議是台商長期以來極為關注之議題,且大陸地區為我廠商對外投資金額最高的地區,因此政府積極考量台商的關切與需求、協議的執行力,秉持「尊嚴、對等、互惠」、「以台灣為主,對人民有利」的原則來推動協商,因此,昨(9)日簽署的「海峽兩岸投資保障和促進協議」是一項對台商實質有利的協議,務實提供台商各種權益實質的保障,是兩岸制度化協商的突破,亦是一項名副其實的協議。

二、投保協議符合國際慣例 台商地位超越外商、港商

兩岸投保協議簽署後,為兩岸相互投資提供制度性的保障,其內容納入國際通行的投資保障協定規範,包括投資人定義、投資待遇(國民待遇、最惠國待遇及公平公正的待遇)、投資便捷化、徵收、損失補償、代位求償、移轉、爭端解決及資訊透明化等條文,相較長期來大陸以制定「台灣同胞投資保護法」片面保護台商的做法是很大的突破,尤其在台商高度關心的人身安全保障問題,本不屬國際投保協定的範疇,但政府因考量台商訴求,將之納入投保協議談判,爭取到超越港、澳、外商,比照大陸人民的國民待遇。其次在本協議也將過去一般傳統投保協定未納入的間接徵收納入協議中,因為台商除遇到直接徵收的情形外,遇到間接徵收的情形更多。所謂間接徵收,就是政府對於投資採取了不以徵收為名,而其實質效果等同於直接徵收的措施。例如封廠、驅逐出境、逕行收回合法審批的土地等等,都可能構成間接徵收。此項明文納入協議範圍,對於台商投資權益的維護,極具正面的意義及價值。

  再者,兩岸投保協議對於台商,還有一項罕見於國際協定的規範,即明文載入私人間投資商務糾紛的規定,強調可於商務契約中納入仲裁條款,作為替代訴訟的選擇,。並可自由選擇兩岸的仲裁機構及合意地點仲裁,開啟台商經貿糾紛處理的新頁。以上皆為兩岸投保協議超越現行一般國際協定之處。

三、台商人身安全受到完善保護

針對外界關心陸方新刑事訴訟法有關涉及國家安全與恐怖活動有礙偵查例外不通知的情況,雙方同意將透過協議的通報機制,及家屬提供訊息由我方主管機關向陸方來查證的機制,以補強此部分的不足。在家屬探視及律師會見部分,經我方積極爭取,雙方同意在兩岸共打協議的基礎上,依規定針對個案提供相關便利。

四、P-G爭端採多元解決方式

雖然一般國際間投保協定對於P-G的爭端,大多訴求提付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仲裁解決,但此議題的核心關鍵為要運用此一機制,其先決條件是我國必須為華盛頓公約或紐約公約的會員國,但我國目前並非前述二公約之會員,因此若要將涉及P-G之爭端交付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仲裁,實務上有困難。另外據瞭解,中國大陸雖已與其他國家簽署百餘個投保協定,但迄至目前為止仍未有將P-G爭端解決交付仲裁之前例。尤有進者,近來國際間對P-G國際仲裁之爭端解決方式不斷有檢討之聲浪,例如韓國在韓美FTA加入P-G爭端國際仲裁機制,引起國內抗爭及反對,而其他國家如澳洲、紐西蘭更表明反對將P-G國際仲裁機制納入FTA中。本部與台商多次座談中,台商屢次反映有關P-G爭端解決國際仲裁並不是訴求重點,台商需要的是快速、有效且節省經費的務實方式。因此本協議之P-G爭端解決係參考國際間各種可能的處理方式,在雙方既有的法制基礎上,以務實的方式建立多元化的救濟管道,包括:友好協商、協調、協處、調解、行政及司法救濟等,較現行台商在大陸地區可尋求之管道更多,讓爭端能真正透過有效的機制來落實解決。

五、P-P商務糾紛可至第3地仲裁

投保協議明定可採仲裁方式解決商務糾紛,即雙方投資人簽訂商務契約時,可就有關投資所產生的商務糾紛定力仲裁條款;若未訂立仲裁條款,可於爭議發生後協商提交仲裁解決。至於外界質疑本協議為何未採用強制仲裁?由於強制仲裁違反國內法制,且涉及限制人民訴訟權之行使,有違憲之虞,因此兩岸投保協議納入P-P強制仲裁,無論在法制面或實務面上均有其困難。

  兩岸投保協議於昨(9)日簽署後,大部分台商對於本協議均持正面的態度,並對於本協議之後續落實亦具高度期盼。目前經濟部已成立「台商聯合服務中心」,除加強提供法律諮詢服務外,並作為臺商投資申訴管道,協助台商處理在中國大陸所遭遇之問題。另,海基會現行經貿糾紛協處管道及窗口亦將繼續運作,便利台商申訴及諮詢,透過現有及新設的平台機制,強化溝通協調功能,並定期與陸方進行檢視,落實協議執行績效。

  本部將於近期陸續舉辦說明會,向各界說明協議內容及簽署效益,使臺商企業及社會大眾瞭解投保協議的內容和相關保障機制,以落實保障台商權益。另為落實國會監督,政府亦將於協議簽署後,依據兩岸條例相關規定送請立法院完成相關程序後,才會正式通知陸方明確生效日期,以充分尊重國會監督的職權。